写在2020年全球新冠确诊病例达2020万之际
习近平总书记关切事|激发每个经济“细胞”的活力
国务院:同意在28个省、市全面深化服贸创新发展试点

富二代致信扫黑办:我赌输了家里六千万 还欠下将近千万债务

发布时间:2020-08-02  来源:中央政法委长安剑  字体大小[ ]

  原标题:富二代致信扫黑办:我赌输了家里六千万 还欠下将近千万债务

  导语

  长安君(ID:changan-j):

  “平时衣冠楚楚,实际就是个江湖骗子!”

  一个并无产业的所谓“老板”,长期租住高档酒店,吹嘘能“摆平法院”,靠与领导合影实施诈骗,还开设赌场、非法拘禁、忽悠一帮打手横行无忌……

  2020年7月15日,随着湖南省湘潭县人民法院对周靖凯等19人涉恶案件公开进行一审宣判,他们所犯的累累罪行也被公之于众——

  “不帮你儿子还钱,让你不得安宁!”

  “陷入赌博这个深渊,不仅害了我自己也拖累了家人,要想解脱只有与过去决裂……”

  2018年3月底,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刚启动不久,湖南湘潭市公安局扫黑办就收到了一封“悔过求助书”。

  写这封信的人叫莫某东,是某著名企业董事长莫某军的独子。

  “因为赌博,我已经输掉家里6000多万元,还欠下将近千万的债务。”

  莫某东说,部分讨债人胁迫他还债,使他有家不能归,老婆也吓得和他离了婚,催债人还骚扰他父母不得安宁。

  “仅凭我个人和家人的力量,不能彻底斩断与过去赌博圈的关系。因此,我在悔过的同时,也特别向人民公安求助。”

  此后不久,莫某军也亲手向市扫黑办递交了一封请求信,信中表达了对儿子深陷赌博的痛心疾首,也痛斥了网络赌博、高利贷等违法行为的“可恶”。

  “希望公安机关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把打击网络赌博、高利贷、地下钱庄作为重要内容,彻底铲除各种赌博恶习。”莫某军在信中写道。

  然而,就在警方开展前期调查的时候,莫某军一家却受到了催债人变本加厉的骚扰。

  2018年5月12日,莫某军所住别墅遭三名男子闯入,他们威胁称:“不帮你儿子还钱,我们就天天来,让你不得安宁!”随后几天,这伙人天天上门,叫嚣要去莫某军的公司闹事,把他的名声搞臭,把公司搞垮。

  2018年5月17日晚7时许,莫某军在小区草坪散步时,被一伙催债人拦截纠缠,在推搡拉扯中摔倒在地。讨债人有意将这一过程拍下发给了其子莫某东。

  2018年6月5日8时许,莫某军准备驾车外出参加会议时被一伙催债人拦截,待警察赶到后才摆脱纠缠,致会议延迟半小时召开。

  ……

  此后一年中,莫某军一家先后受到言语威胁、当众哄闹、推搡拉扯、拦车闹事、高声滋扰、深夜敲门、非法侵入住宅、到公司制造影响等各种骚扰数十次。

  在此期间,莫某东还频繁收到含人身威胁、暴力血腥的图片与文字信息。

  警方立案侦查后,甚至从莫某军的轿车下面,发现了犯罪嫌疑人安装的具有跟踪定位功能的追踪器。

  犯罪团伙浮出水面

  根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需要,此案由湘潭县公安局侦查。

  随着侦查的深入,一个以周靖凯为纠集者,王令、马小龙、陈俊颖、段彪、郭海涛、杨阳和阳熙为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及累累罪行逐渐浮出水面——

  2011年,“富家公子”莫某东已经深陷赌博泥潭,尽管已输掉千万身家、负债累累,但仍然不愿收手,幻想着“下一次有好运气”,把一切都赢回来。

  开赌场的周靖凯与放高利贷的王令、卜文辉探问到莫家家底深厚,便盯上了莫某东这只“肥羊”,屡屡撺掇莫某东下“大手笔”赌博。

  至2018年,莫某东在周靖凯处前后输掉500万现金,还欠下500万元赌债。

  为了让非法的赌债合法化,心思缜密的周靖凯逼迫莫某东签订了一份虚构的《投资协议合同》,并打了一张500万元的借条。

  与此同时,为了让莫某东持续有钱赌博,王令、卜文辉可谓绞尽脑汁。他们以房产抵押贷款、信用卡透支等方式筹来100余万元,以月息5分至一角的高利借给莫某东赌博。

  当意识到从莫某东身上再也榨不出油水后,王令、卜文辉就指使魏建新、彭梦洁、张珈源、周径舟等人,采取反复骚扰的“软暴力”手段逼莫某军父偿子债。

  “平时衣冠楚楚,实际就是江湖骗子!”

  “周靖凯以前在银行给领导当司机,离开银行后,又做过矿石生意,开过信贷公司。”

  虽然几经“折腾”,但周靖凯所获不多,再加上自己好赌,早已负债累累。正规生意“赚不到钱”,他便打起了歪门邪道的主意。

  “平时衣冠楚楚,长期租住在高档酒店,实际上就是个江湖骗子。”据专案组蒋警官介绍,周靖凯做派高调,喜欢吹嘘自己认识领导、大老板。为了打造自己“人脉广泛、能平事”的形象,他甚至不惜血本。

  一次,一名开设赌场的违法人员被法院判处2万元罚金,周靖凯为了显示自己有能耐,吹牛说可以帮忙要回来。

  不久,他自掏腰包2万元给了对方,谎称是“法院退回来的”。

  他还有一个爱好——与领导合影。逮着机会,他便上去蹭拍几张。

  这些照片能帮他“抬高身价”,也成了他实施诈骗的道具。

  2017年5月,以承包建筑工程为业的李某明经人介绍,认识了周靖凯,被他“社会资源丰富,政界、商界人脉众多”的吹嘘迷惑,托他牵线搭桥承接工程。

  随后,李某明找周靖凯帮忙承揽湘潭县妇幼保健院搬迁工程,周靖凯谎称要给“省领导”送100万才能搞定。李某明筹集来60万港币,谁想直接进了周靖凯腰包。

  数月之后,因未能承包到工程,李某明向周靖凯要账,但周靖凯始终拒绝归还。

  作恶多端!他纠集残疾人违法犯罪

  通过精心营造的光环,周靖凯笼络了一批社会闲杂人员在自己身边,这些人“尊称”周靖凯为“老板”或“凯哥”。

  王令、卜文辉分别是国网湘潭公司的退休与在职职工。他们为周靖凯的赌场拉来业务,同时向参赌人员放高利贷。

  马小龙、陈俊颖、段彪、郭海涛、杨洋、阳熙等人均为前科劣迹人员。作为周靖凯恶势力团伙成员,他们主要负责讨债,并充当“打手”角色。

  为拉拢手下的核心“马仔”阳熙,周靖凯多次带其到澳门赌博,两人共欠下500万港币赌债。周靖凯作为老大主动包揽下来,却被澳门赌场派人到湘潭“驻点”追债。

  周靖凯一伙还无视社会公序良俗,利用残疾人为其从事违法犯罪活动——

  2018年3、4月间,周靖凯与某家装公司发生合同纠纷。为了逼对方退钱,他纠集一帮残疾人到家装公司闹事。

  2018年6月,周靖凯与人合伙租用一茶楼开设赌场。为了逃避公安机关查处打击,也为了免掉一些税收费用,他们把茶楼挂在一名残疾人名下,并冠名“湘潭市残疾人康复活动中心”。

  “周靖凯此人异常狡猾,在实施大部分犯罪行为时,很少亲自出面,而是躲在幕后遥控指挥。很多受害人到最后也不知道,真正的幕后黑手另有其人。”

  多行不义必自毙。经过一年多时间,该犯罪团伙成员被一一抓捕归案。

  被告人在判决书上进行签字确认

  经查明,2015年至2018年间,周靖凯恶势力犯罪团伙经常纠集在一起,以暴力、威胁、软暴力等手段为非作歹、欺压百姓,先后实施开设赌场2起、非法拘禁1起、寻衅滋事4起,另周靖凯实施诈骗2起、信用卡诈骗1起,陈靖宇实施危险驾驶行为1起,严重扰乱社会生活秩序,造成了恶劣的影响。

  2020年7月15日,湘潭县人民法院对周靖凯等19人涉恶案件公开进行一审宣判,依法认定7名被告人构成恶势力犯罪团伙。

  主犯周靖凯被以开设赌场罪、非法拘禁罪、寻衅滋事罪、诈骗罪和信用卡诈骗罪五项罪名,共判处有期徒刑24年,合并执行有期徒刑20年,并处罚金38万元。

  其余18名被告人分别获刑四年至六个月不等。

中国法治传媒网摘编亓淦玉

点击查看更多评论>>发表感言:
验证码,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。